您好!今天是

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 > 廉政文化 > 清风文苑

彭玉麟廉政思想的现实价值

来源: 发布时间:2017-01-04 点击量:

彭玉麟,晚清自比包公的清廉高官,一生不忘初心,忠廉刚直;六辞官职,愿以寒士归;“不要官,不要钱,不要命”。在衡阳“国学讲堂”《晚清官场奇葩—彭玉麟心中的江湖》专题讲座中,笔者曾评价他:在晚清政坛“拂过一丝清风”,他的廉政思想“无论在当时还是后世,都有极为重要的参考价值”。本文就彭玉麟廉政思想和实践的现实应用价值进行专门论述。

一、廉政建设,要抓住“关键少数

光绪元年(1875年)420日,彭玉麟上《敬陈管见筹自强之计折》,第一计就是“清吏治”。他认为,“州县亲民之官,最关紧要,荀不得人,即为地方之害”。“欲求州县之得力,全在统帅之得人。督抚者,通省之统率也;司道者,各府之统率也;知府者,州县之统率也。”省、府(道)、县的主要负责人是“关键少数”,必须做勤政廉政的表率,要以民为本,尽职尽责。具体来讲:

一是要砥砺品行,不追名逐利,在职在位就要踏踏实实为老百姓办实事。“吾人作事,但求实浮于名,劳浮于赏。吾人居位,但求安以思危,高以思卑。其虚妄之心不可存。患得患失着,取辱之由也”①。位高权重者,过于计较个人的得失,在名利场上越走越远,到头来必定是自取其辱。彭玉麟这样告诫为官者:“处高爵显官而权势炫赫一时者,曾有几人能善其末路”②。究其原因,在权利面前,私欲膨胀,必结恶果。权力是一把双刃剑,一心为公为民则造福社稷,若以权谋私,必定伤害自身,彭玉麟对此看得一清二楚。

二是要“尽心民事”谋发展。镇压太平天国运动以后,南方各省经历长年动荡和战乱,民不聊生,“百物昂贵”,“苦累极矣”。彭玉麟开具了垦荒屯田、轻徭薄赋、培植财源,让利于民、整顿学校教育、恢复法律秩序、弘扬社会正气等一系列培元固本的药方,建议清廷督促各省因地制宜抓好落实,得到了清廷“于治道有裨,堪资采择”的批复。“邦以民为本”,“民之困不困于朝廷之法令,而困于奉行法令之人”,也就是执行者——各级地方官吏。执行层面出问题是造成社会乱象的根源所在,“非地方官贪酷逼迫,既地方官宽从颟顸。此中消息甚微,关系甚大”。即便是懂业务、有能力也为民办实事的地方官,在贯彻落实和执行层面上也要慎用手中的权力,避免造成决策失误。“顾念封疆大吏有节制文武之权,镇抚军民之责。措置一有未当,必至上负朝廷,下误苍生”。究其原因,有调查研究不够,脱离实际者,有凭经验拍脑袋决策者,有程序不到位者……凡此等等,不可不察。

三是要维护社会公平正义。彭玉麟曾说,“夫人不可为名所驱,不可为利所驱,当为正义作前驱”③。晚清时期,外强入侵,国力式微,纲纪败坏,世风日下,各级官吏巧取豪夺,农民运动风起云涌,“无法律以正人心,无恩赏以激士气”。“夫天下之乱,不徒在盗贼之未平,而在士大夫之进无礼,退无义”。社会公平正义就象水和空气一样重要。彭玉麟看到了社会痼疾的根源所在,除了多次上书建议加强传统道德和法纪教育外,最为难能可贵的是一以贯之地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践行、维护公平正义。当时百姓直呼之为“彭青天”。

    二、巡视工作,以问题导向抓整改

18729月,他辞去兵部右侍郎后,清廷命令他“每年著巡阅(长江)一次,遇有应参劾及变通之处,准其专折具奏”,特别是水师官兵有不法者,他可以“杀戮得自专”。得到授权后,这位“大区巡视专员”在前后十多年里忠实履责,“一岁自上游本籍衡州出巡,至江浙;一岁自下游江浙出巡,至衡州度岁”④。

按照《长江水师章程》确定的立军宗旨,“水师以使船为第一义”。对兵官考核补缺,“以荡浆极速定其优劣”。针对基层营哨放松训练,忽视划船技术甚至以陆营遗勇充补水师,导致士兵驾船技术生疏的突出问题,彭玉麟在查阅时竭力整顿,“凡将兵技劣者,立时责草,并将营哨各官一并分别棍责示惩”。对于承担防讯任务的汛船,彭玉麟巡视每到一处,必会命令汛船荡浆中流,察看兵丁是否熟知水性以及驾船技术是否过关,对“生疏者责之,力不能胜者革换之”;针对岸边哨卡存在的怠于实战演习,执法管理松懈的问题,他要求哨弁自部守以下都试枪炮,现场打靶,分别中的不中的,“鼓励而严加教训之”;对负责“缉拏奸宄,护送行旅”的执法者,严格要求按章办事,不准懈怠和徇私舞弊;对于总兵镇将,则把排兵布阵的业务能力提升作为重要整改内容;对于水师将领等一干班子成员,则把部队军纪、训练、演习、布防作为整改的重点。1874年彭玉麟巡江从黄州到汉阳的路上,听到湖北忠义营副将、总兵谭祖纶强占人妻,还串通地方官制造冤狱的恶行,审明以后按照军法就地处决,并将失察之提督刘维桢交部议处,人心大快。称为“彭公案”。由于他的巡视工作有朝廷的特别授权,所以所到之处政风军纪为之一新;也正是因为坚持以问题为导向对长江水师每年进行巡视整改,为饱受欺凌的晚清政府保留了一支有实战能力的军事力量。

三、反腐除弊,老虎苍蝇一起打

同治、光绪年间,彭玉麟“目睹事局艰难,内患外侮伏于无形”,在上下一片推行洋务运动、谋划“自强”、“求富”声中,独树一帜,力主铁腕反腐,清除痼疾,还社会一个好的体制机制,方能筹谋自强之策。他说:“论今日之时势,譬如大病之后,元气久虚,治表尤须治里;又如树木,欲其枝叶茂盛,必先培植根株”。他主张:“为官视民若鱼肉,而吾为刀俎者,直可杀”。受命巡江以来,“必廉访吏治,有贪婪枉法者,未尝肯稍事姑息,黜者应黜,诛者应诛”。据《清史稿》记载:彭玉麟“每出巡,侦官吏不法辄劾惩,甚者以军法斩之然后闻,故所至官吏皆危栗。民有枉,往往盼彭公来”。他参劾的总督大员有曾国荃、涂宗瀛等,奏请革职的有赵继元、彭昌禧等道员、总兵、知县、副将等一批中高级官员,亲自审定处决的有谭祖纶、胡开泰等总兵副将级称得上小老虎的官员。同时,对于那些劣绅恶吏、土豪恶霸、牙蠹讼棍、刁生劣监、劣幕淫棍乃至为非作恶的世家弟子,“未尝肯示以善颜”,露头一个就打一个,这其中包括曾国藩的心腹幕僚柳寿田,李鸿章的侄儿李秋升等,或刑或杀,绝不徇私枉法。

四、整肃纲纪,把权力关进制度笼子

彭玉麟一生戎马,军纪严明,擅长用制度带兵治军。18646月,湘军攻陷南京镇压太平天国后,曾国藩与彭玉麟等商议,力求保留水师,并嘱托草拟水师章程。清廷同意成立长江水师后,彭玉麟与曾国藩于同治七年(1868年)奏定营制章程二十四则,事宜三十则。奉诏定为六卷,载入方略,颁之天下,保证长江水师的布防、训练、建设和管理等各项工作能够有规可依,有章可循。受命巡阅长江后又亲自奏定巡阅章程,把自己的履职行为置于制度约束之下,就连巡江经费都奏请免除,“毋需两江,两广总督另筹,以节靡费”。18728月,他根据巡视简阅水师发现的问题又专题向朝廷撰写巡视报告,疏陈水师事宜四条:即将才艺慎选;积习宜力除,军政宜实讲;体制宜复旧,把制度治军始终摆在重要位置。

彭玉麟主张纲纪在先,执纪必严,通过强化考核存优汰劣。兵燹以后,吏治多疏,“卑污贪鄙,固当参革究办,庸沓萎靡,亦当分别降调”。请旨专责知府“勤慎廉明,严察属吏”,选贤任能,各省“督抚司道详确考核,总以有实据为主,不逞私意,不徇情面”,坚决淘汰那些贪官、庸官、懒官、昏官。同时“广求循吏,久于其任,以委属为调剂之具”,这样就不会导致为官者“视官为传舍”,吏治才会日有起色。

彭玉麟巡江期间,淘汰营哨官八百余人,执纪严苛,名震天下。“不独将佐畏之如神,即地方有司亦望风震慑。民间不轨之徒亦惊伏不敢出,威声震动数千里”⑤。据李伯元《南亭笔记》记载,他每赴营官处,“营官急将厅事间陈设之古玩及华焕之铺垫一律撤去,始敢迎彭入”。某位副将刚购得玉钟一具,听闻彭大人到,吓得失足砰然落地,副将伏地不敢仰视;一日巡哨至某处,见舢板上仅一名火头军,其余人等都上岸喝茶去了。他当即招来哨官,摘去其顶戴,开除军籍,让火头军充任哨官。

彭玉麟还经常效村老打扮微服私访,发现为非作歹、违法犯罪之事,不论是将弁还是官僚恶霸,或一一缉拿绳之以法,或上奏朝廷严厉参劾,留下了许多鲜活的故事。这些故事当时在民间口口传颂,后来编成戏曲唱本有数十种,在老百姓和哥老会等组织中广为流传,到民国早期达到顶峰。千百年来,老百姓心中都有一个清官情结,他们听彭玉麟微服私访、打虎除恶的戏不亚于现在看好莱坞大片。至今存世的唱本还有彭玉麟私访莲花厅、私访苏州、私访南京、私访广东、私访湖北、私访九龙山等近十余种。

守住    五、守住底线,正人先正己

彭玉麟长期身居高位,一身正气,廉洁奉公,关键在于守住了“做官先做人,正人先正己”的人生底线。“三不要”的价值观是他六辞高官,辞受俸禄、浴血疆场的动力源泉。具体体现在以下方面:
   
一是为国事倾心尽力。在与太平军交战十余年间,“未尝移居岸上,求一日之安”;战斗中负伤,“裹创复进”;在巡阅长江期间,年年以病弱之躯坚持千里巡视,“常轻舟小艓往来儵忽”,风雨无阻;在中法战争中,为悠悠国事、万变军情,常常“中夜以兴,绕帐徬徨”,可以称得上是公而忘私。

二是视钱财身外之物。从提拔当任知府开始,到巡抚、提督、侍郎等职位,都有履职薪资待遇,他都是以“未尝一日居其任”为由从未领拿分毫,就连发给的养廉银(公务员职业年金)二万一千五百两也分文未取,全部上交国库冲作军饷;巡江有办公银每年万两,不敢支领”,而是自己解决;就算是奖金他也是捐献公益。曾将攻克田家镇赏银4000两捐给外婆老家办学;建船山书院,捐银一万二千两,重修县志等都捐了现银。他一贯将起屋买田视作恶习,一生不置产业,“不营官府,不落家室”,有时还用“梅花一幅当房租”。

三是重修养不忘初心。他六次辞官,所给出的理由除了疗养陈疴、缺乏地方工作经验外,还有一点就是“初心恐贻”。他在《谕玉孙(戒骄奢)》的家书里说,“吾家清贫,今虽致高爵,而余未能忘情于敝袍”。他“素无家室之乐,安逸之志”,经常“布衣草鞋,不恃舆从”,微服私访时,拄根竹杖,更像一个老村夫。平时“自奉至薄,不御肥甘,旁无姬侍,惟一二老兵给事其旁”⑥。除了诗书画,没有其他嗜好,在权力、金钱、美色面前不动心,真正做到“心中有戒”。他性格豪迈,朋友圈是王闿运、俞樾、郭松焘等文人雅士,与富商巨贾没有交往,更谈不上利益输送。时人评价他为“不能以官禄诱动之人,为益于末俗甚大”⑦。

综观彭玉麟一生在廉政方面的思想和实践,尽管其囿于传统儒家思想对政治清明依赖于清官廉吏的诉求,没有在理论上上升到一定的高度,但是在廉政建设的工作范围和工作方法上,他却往前推进了几大步,称得上是廉政建设领域的集大成者。党的十八大以来,中央强力推进全面从严治党,全面依法治国,出重拳反腐倡廉,多措并举,得到了全国人民的衷心拥护。当前廉政建设步入新的阶段,习近平同志强调“要健全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体系,让人民监督权力,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”,所面临的体制机制建设任重而道远。彭玉麟的廉政实践经验能为我们提供有效的借鉴,有十分重要的现实参考价值。(于坚)

注释:

①、③《彭玉麟家书》

②、⑦《近代人物志.彭玉麟》

④、⑤《清鑑》卷十二

 ⑤李伯元《南亭笔记》卷八

⑥俞樾《续碑传集》—《彭刚直公神道碑文》

 此外,文中所引未标注处均引自《彭刚直公奏稿》

地 址: 衡阳市华新开发区市委大院 邮编:421000

技术支持: 捷报科技 最佳使用效果:1024*768分辨率/建议使用IE8.0及以上

网站总访问量统计: